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芜湖市 > 这个洽谈室里只顾走光和心跳 废名的诗作也是这样 正文

这个洽谈室里只顾走光和心跳 废名的诗作也是这样

2019-09-06 03:23 来源:莲藕煲淋猪踭网 作者:津南区 点击:662次

  废名的诗作也是这样,这个洽谈室我们通读他的作品,这个洽谈室就会发现,他笔下最常出现的几个意象是:海、镜子、宇宙、树、花、灯、鱼等。这几个意象在他的诗中并不是作为被直接描绘的对象,而是以固有的特定内涵而成为作者负载着固有思想感情的抒情工具,而且已组成了独特的意象系统。这样,就令人很自然地联想到佛家思想与废名的诗歌的关系。废名对佛经作过许多研究,深受熏陶。文学史上大凡潜心过佛理的作家,都免不了流露出“晨钟暮鼓”之气。他对同受佛学影响的许地山的作品也很感兴趣,颇予青睐。他在讲解自己的几首诗时,虽然是尽量用了通俗易懂的语言,但仍可看出佛理在他心灵深处的投影。另一面,文人学佛,毕竟只是借佛以悟文,真正的佛门弟子是不应该有以诗成名的俗心的,就连严沧浪还因此受到讥讽,卞之琳也发表过类似的见解。所以,以禅入诗并不是布道或者图解,而是二者结合后之独特的表达方式,否则诗佛就不是王维而是达摩了。

阿蛮对父母说他喜欢幼儿园里的某个小女孩儿,只顾走光但是人家不喜欢他。“你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我吗?第一因为我太淘气了,第二因为我长得黑。”和心跳阿蛮和蛇

这个洽谈室里只顾走光和心跳

阿蛮看见爸爸的袜子上有几个小洞,这个洽谈室说:“你的袜子上有眼睛。”爸爸想:“要是袜子上真有眼睛就好了,走路永远不会摔跤。”阿蛮快6岁了,只顾走光妈妈说:只顾走光“你长大了当个医生吧。”阿蛮坚定地说:“不!我长大了要当国家主席,买什么东西都不花钱。”爸爸知道后,忧心如焚,因为他知道毛主席、江主席买东西都是花钱的,将来这个“蛮主席”买什么都不给钱,人民可就倒霉了。阿蛮两岁半左右,和心跳能够运用比喻句了。爸爸让他捶腿,和心跳阿蛮说:“就像敲鼓一样。”电视里有一个钻石广告,阿蛮说:“像饮料似的。”爸爸称之曰:“不隔”。

这个洽谈室里只顾走光和心跳

阿蛮说:这个洽谈室“我舍不得吃!”人言小孩无机心,大谬也!阿蛮淘气,只顾走光爸爸把他关在阳台上罚站。一会儿,阿蛮敲门。爸爸问:“谁呀?”

这个洽谈室里只顾走光和心跳

啊?晚上十一点统一关灯?这也算他娘的改革呀?我们早就卡死了晚上十点半熄灯。啊?就连这还造反哪?哎哟,和心跳你们可真新鲜!和心跳怎么?示威游行了?……嗯,……嗯……反对什么?“发扬一二·九传统,反对一二·十熄灯”,哈哈,真逗!那天正好是12月10号。准热闹吧?你老兄能袖手旁观?……啊,……啊,可惜我没去,不然我也会把衬衫脱下来烧掉!有五六千人?太壮观了。还有留学生?什么?把家包围了?谁……校长的家!哈,那不成了火烧赵家楼了吗?还有什么?

哎?我现在莫不是在煤气管道里?这是要去哪儿啊?坏了,这个洽谈室现在正是做饭时间,这个洽谈室谁家一点火,我不就到不了阴间,直接投胎到他们家去了吗?投胎,这不就等于押宝吗?但愿我投到……随便,只要别像猪八戒那样投到猪圈里去就行。不过,我现在难道真就要成了一股煤气?好像有这么个故事。对,是老舍。老舍出生的那天晚上,他妈晕过去了,他姑姑说是老舍降生了,可他大姐的婆婆硬说是生了一团煤气,是煤气把他妈熏晕过去了。为这事,老舍一辈子对他大姐的婆婆没好印象。咦,这么说,我这一转世,是要做个文学大师喽?没错儿!上辈子没做成,这辈子我要成了。对,我什么导师也不用,所有的狗屁导师都得成天研究我的作品,七分析八综合呀,说我是什么主义,什么流派呀,我就算是煤气派吧。不但那些导师,连他们那些有独创性的徒孙,都到我的字缝里去抠金子,他们都靠着我吃饭,什么小桃腮啦,再也不敢那么霸道了。忆霞呢?这个……她跟我不是一个轮回上的人,我记着她就是了,对,给她写一部长篇,写一百万字,书名就叫《忆霞》,扉页上再题上“献给忆霞”。这总算够意思吧。孔庆东先生批阅研究生入学试卷,只顾走光有一个名词解释:只顾走光《蝇王》,这本是一部英国小说,但是许多考生答成是法国萨特的《苍蝇》,当然算错。其中有位高明的考生开头写道:“《蝇王》,又译《苍蝇》。”孔庆东读给其他老师听,皆大笑。

孔庆东先生一篇文章中称赞韩国总统金大中先生为民主自由不屈不挠奋斗几十年,和心跳提到他当年“闹革命”,和心跳编辑把“闹革命”改为“身处逆境”。我不知什么时候“闹革命”成了忌讳,原来为自由而奋斗属于“逆境”,而获得了荣华富贵就是“顺境”吧。孔庆东先生有本书叫《空山疯语》,这个洽谈室每一部分的标题下面胡诌了两句诗。第一部分的标题下面写的是“空山疯语起苍黄,这个洽谈室百万熊狮落大江”。出版社看了如临大敌,怀疑是疯狂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因为毛主席他老人家有一首家喻户晓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劈头一联就是“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孔庆东听了哭笑不得,反复解释说我最尊敬的人就是毛主席,我怎么能攻击他呢?我不过是借用他的句式,表示我的文字中含有一种佛家的意味,暗示读者不要迷信语言,语言都是空洞的,好比一百万头狗熊、狮子企图跃过长江,结果都落入水里,语言本身是不能到达彼岸的,迷信语言就要落空,禅宗讲“不立文字”,就是这个道理。然而怎么解释,出版社都听不进去,非说读者会理解成百万人民解放军都被国民党蒋匪军打落在长江里。孔庆东只好退步,说那就改成百万熊狮“乐”大江吧,“乐”是胜利的笑声,总比“落”好吧。出版社还是不同意,一定要再改。孔庆东说我改不了,请你们随便改吧。出版社说你的文章谁能改得了?还是请孔博士体谅我们的处境,再改改吧。孔庆东一气之下,灵感飞来,说好吧,那就改成“空山疯语起苍黄,背着书包上学堂”,什么意思也没有,总行了吧?出版社听了,一片欢笑,无人不赞孔博士又聪明又大度。书很快出版了,许多读者都问这两句是什么意思,还有一位后生撰文大骂孔庆东无聊,用铁证如山的事实无可辩驳地考证出孔庆东这两句分明是同时剽窃了毛主席诗词和流行歌曲《小小读书郎》,可见文学水平之低,文学道德之差,他一天能写这样的东西100多句云云。孔庆东看了,哈哈大笑。儿子在旁说:“我爸又笑出眼泪来啦。”

孔庆东学术文章中的“我”字和“我认为”等字样经常被删掉,只顾走光于是他知道,只顾走光虽然“我们认为”的时代似乎过去了,但“我认为”的时代还很遥远。现在是一个无主语的时代。孔庆东在《孔夫子出书》一文中写孔夫子跟南子开玩笑,和心跳把“停车坐爱枫林晚”讲成“先停车,和心跳后做爱”。这引起了北大某些学术权威的一再愤怒和嘲讽,他们说孔庆东连这句诗都读不懂,算什么狗屁博士?还有,这句诗是唐朝的,孔夫子怎么能够读到?孔庆东连起码的历史常识都没有,真给我们北大丢脸!这样的人永远不能当教授!孔庆东得知后,连连说:“是呀,真给我们北大丢脸,北大的脸都让这种无知的王八蛋丢尽了!”

作者:塘沽区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